你所在的位置:甘孜在线>时政要闻>浏览文章

藏地寻谜

0000-00-00

藏地寻谜

 

一、自主婚姻 

    甘孜县境内的婚嫁制度基本上是一夫一妻制。农牧区个别地方,也存在兄弟共妻,姊妹共夫,姐逝填房,兄亡弟圆房的现象,但必须双方同意且为数甚少。城乡都存在招赘,汉族为婿上门的也不少,婚姻方面无民族偏见,只要人品经父母认可就行。其婚姻形式如下:

    1、自主婚姻。自主婚姻多属在农牧区平民男女相互结合的婚姻形式为较普遍的一种。藏族青年男女在社交、恋爱、婚配方面都有广泛的接触和自由,不受人指责。男女青年能有较长时间的相处,经相互了解,觉得情投意合,便确定恋爱关系。在城乡表达爱情的方式为抢围巾和投爱石。

    抢围巾:抢围巾是小伙子度探姑娘是否喜欢自己的一种追求方式。小伙子喜欢一位姑娘时,委托他的朋友去抢自己所喜欢姑娘的围巾(或帽子、围腰)时,抢围巾的人指名点姓地对她说:“我是受某某所托,来拿引情信物,愿为你们俩位铺一条美好的爱情之路,是否愿意走这条路,等明天下午收工后到甘孜寺林园来取引情信物时,由你定夺”。姑娘如愿意与他交朋友,第二天便到指定的地方去谈情说爱;如姑娘他不喜欢小伙子便请自己的母亲去取回所抢信物,便再不与他见面:姑娘有男朋友就请男朋友去取回被抢之物:如姑娘不愿意与他交朋友,但又不想得罪他,就从同性朋友中选一位代取围巾:代取人有两种:一是纯属为朋友取回围巾或所抢物,另一种是自己在追求爱情而借此机会接近小伙子。

     投爱石:俗称“嘎多拍”(姑娘向小伙子投三颗小白石子,其表示姑娘的心象白石头一样纯洁、坚固。把纯洁而永不变的心献给英俊的小伙子),这是姑娘追求小伙子的一种方式。当姑娘与某位小伙子交朋友,但不好意思向他说出自己的心愿,就采取趁众人没有注意之机向自己喜欢的小伙子投去爱泥(泥块),藏语称“嘎萨拍”。

    一是意为在世界的大地上只爱你一人,以这块泥来铺就咱们将来的爱情之路;二是提醒小伙子尽快答复。姑娘向自己心爱的小伙子投去三颗爱石;第一颗表示祈求佛法僧三宝和菩萨等众神来保佑爱情成功;第二颗表示祈求得到父母对这桩爱情的支持;第三颗表示要求获得与小伙子永恒的爱情。小伙子不捡所投来的石子意为与她绝交;捡一颗表示佛法僧三宝和菩萨等众神保佑你会找到比我更强的小伙子,是带有礼貌性的拒绝;捡二颗是小伙子愿意与姑娘谈情说爱,但怕父母不同意为借口谢绝;如把三颗石子都捡起来,又抛到地上,是表示小伙子早就有了女朋友,再不能接受任何人的爱;把三颗白石子装入怀中,表示完全接受了姑娘的心愿。

    如双方本就认识,又彼此爱幕,就请一位双方信赖的好朋友作中间传情,以交换鞋带或戒指作定情信物,恋爱期间大多数不公开。聚集劳动或野炊,游玩时,如男女双方都在场则不和任何人嬉戏追乐,劳动时不脱藏衣衣袖,衫衣袖口不能挽过手腕,不打光脚,  吃糌粑不能用舌舔, 喝茶不能发出响声等, 以示相互尊重,真心诚意地相爱。如明知故犯,无须相约各自分手,由中间人退回定情信物,但这类情况一般不会发生。这种既特殊又古老的恋爱方式一直延续至今。直到双方认为相互可以定终身,  向神佛盟誓,  再找一位同父母关系好的长辈向父母讲明,也有男女相约“跑婚”到邻近的亲友家,由亲友向父母转告,父母一般会同意儿女的选择。

    2、包办婚姻。解放前,县境内的土司、头人家族的青年男女婚姻多属是包办的。土司、结苏(大头人)本人娶妻、出嫁姐妹,娶儿媳多属从政治和经济利益考虑,如第五代孔萨土司格绒达吉与麻书土司之女与志玛拉错、第六代孔萨土司恩珠彭措与德格土司(女);第七代孔萨女土司拥吉康珠与阿都头人彭措等的婚姻中就是如此,首先由结苏(大头人)、邓果(头人)、果巴(小头人)从土司家族政治前途考虑,在邻县或邻区门户相当, 势力强大,有发展前途,可与土司联手在政治上谋求共同利益的土司或结、邓、果三级(结苏、邓果、果巴人家)里面议定婚娶对象,再派能说道的专人前去议亲、下聘礼,经同意后,最后由喇嘛打卦念经择定吉期迎亲成婚。在婚娶对象的确定,成婚过程中,土司家族男女多数不能按本人意愿行事,其婚姻完全是政治集团之间包办的以政治和经济利益为目的的产物。大、小头人本人或子女的婚姻同样也受门第观念的限制。平民男女中包办婚姻较少,只偶尔出现父母包办婚姻的情况,男女双方完全按媒妁之言,父母之命或卜卦完婚。不少青年因婚姻不满意而出走,也有同自己相爱的人相约带上简单的衣物食品远走他乡,本地人称为“启拉布”(逃婚),对这种违婚者由弃方给予赔偿,解放前一般赔偿额为:五百藏洋。如被弃方不服则加倍赔偿,甚至会出人命,为此造成不少冢庭人财两空。逃婚者有的在外居家立业长期不归,有的则一两年后回家,父母出于无奈只好认可,如逃姻者在农中是独子仍回家居住,多子者则在本村另修房立户,不举办婚礼,亲属来往同往常一样视如一家无什么歧视。解放后,由父母包办逃婚出事的很少,但由父母包办婚姻的习俗仍未根除。

    3、交换婚姻。由父母商定互相换儿女为媳或为婿认为这种联姻是亲上加亲。其结果往往造成一方关系弄僵后被撵出,另一方关系再好也要被撵出,因此,拆散了一些和睦冢庭。这种婚姻解放后农牧区尚存,只是数量极少。

    4、求婚,定婚。根据《甘孜县志》记载:婚娶在甘孜城乡、农牧区大同小异,.普遍按求婚,安婚,结婚的方式进行。首先,由男方家友人(媒人)向女方家正,式提出求婚:其次女方家同意求婚后,提出需要多少彩礼,双方进行商议,男方家择一吉日由家长或亲属关去彩礼,本地人称“莫仁”(身价)500——3000元,随带去牛肉或烟酒糖果。解放前,带牛肉和薄饼,薄饼少则50个,多则200个,牛肉数量不一定婚礼,彩礼多少以男方家经济而定,没有什么规定数。男女双方同意婚事后,双方家长一起去寺庙烧香敬佛,并请一位精通历算的喇嘛卜卦合婚五行算,选吉日良辰择定婚期。

    5、结婚。男女双方家都要操办婚事,结婚前一天,双方家里都要请2至4名喇嘛念《友志经》(招财引福经)。在亲友中选一位父母健在, “八字”又好的未婚女子给新娘洗头,再由一位家庭和睦有儿女的妇人给新娘梳小辫,佩戴头饰。亲朋好友来帮忙,并给新娘送“出嫁礼”现金,衣服以及装饰品,牧区有送牛马的。

     结婚那天晚上鸡叫头遍,母亲和伴娘为新娘穿戴好,伴娘必须按卦意各自在汞友中找,所找的伴娘需是父母健在,属相与新娘相合。父亲和兄长烧香敬神。男方派兄弟或亲友到女方家迎亲,近则步行,远则骑马。要求迎亲人马的服装华丽、鞍垫非常讲究。到了女方家入坐款待酒食后,迎亲人员要在坐席上留下哈达或现金以示对女方家的盛情款待表示真诚的谢意。妇方家要为迎送亲人员装上牛肉、酒、麻花、糖果,以备途中享用。新娘由伴娘倍伴,向父母兄弟姊妹一一告别,父汞或兄长给新娘脖子上戴上哈达,以祝吉祥。新娘头顶用一件红色呢子藏衣遮住,(意避晦气、邪恶)由伴娘牵马,兄弟扶上马,离家时,按打卦预示的方向走七步,然后才开始上道朝男方家走,忌哭亲。本村亲友邻居在路两旁摆上一桶桶清水或辅上白背垫或白羊毛垫以示贺喜,男方迎亲的要在垫上撒糖果(解放前甩薄饼),在水桶上放哈达以致谢意。迎亲马队沿途嬉戏逗趣,伴娘牵着新娘的马缰绳行于队伍中央,途中择平地置藏毯摆上牛肉、麻花、糖果、酒,围坐而食,跳敬酒舞,之后在欢笑声中再行。沿途村寨男女青年把盛满清水的水桶和自垫子置于路两边,由送新娘的人男方家看见迎亲马队将至,立即到村口迎候,家门前烧一堆火,新娘由伴娘扶下马,  由男方家属相与新娘相克的少男或少女牵着新娘围着火堆反转三圈(去晦气、邪恶)后,新娘由双方伴娘扶上楼,余者随行上楼。楼梯口放有一桶清水,上面横放着“绒地”或“洁堆”经书一叠,由男方冢伴娘牵着新娘围着水桶顺转三圈,新娘献哈达。一喇嘛拿净水淋浴瓶, 一边念沐浴经一边向新娘身上洒水以示沐浴。伴娘揭下新娘头上顶着的衣服,新娘先进厨房(以示婚后会持家),  同男方家伴娘端来一盘“喜马”(由酥油、奶渣、自糖合成的糌粑),新娘用手指撮少许向灶祭撒三下。送亲的舅舅或兄长向厨房中柱念祝福吉祥词,献哈达。完毕,新娘和送亲人员住挨近客厅的侧房间进餐,新娘坐垫上铺有四方白羊毛垫,垫上用小麦陈设吉祥图案。送亲的长辈或兄弟坐上席,新娘和伴娘相挨而坐,由男方母亲摘下新娘脖上的哈达,并端来一砚牛奶,新娘接过牛奶用手指向空中撒三下以示祭供三宝,然后抿一口放下,这时请所有前来祝贺的佳宾朋友到客厅进餐,先敬吉庆的酥油人参果,再尝奶糕、麻花、糖果,然后饮酒吃肉。大家边吃、边逗笑、嬉闹,相互敬酒唱歌,  由男方一位能说会道的人念祝词、赞新娘。然后众人庆贺嬉闹,故当地有“新娘出嫁这天格外娇艳美丽,是因为格萨尔的王妃珠牡的脚后跟暂借给了新娘”之说法。村里人前来跳舞祝贺,男方家回赠茶叶一条,糖果数十斤,酒数十瓶,现金二三百,并给参加跳舞的每成员敬上哈达一条以表答谢。众人尽情嬉闹至深夜方归。新娘在男方家住一宿,(牧区一般住三天)。第二天新娘返家前,先要到男方家经堂和村里各处敬香处烧香敬佛。吃过早饭,同迎送人马返家,男家要给女方送亲。人员每装上一份牛肉和酒、麻花、糖果,同时也给新娘父母装上一份作为回门礼。新娘返家时需留一件衫衣在男方家以示她是男方家的人了。男方送亲人在新娘家住一宿,回去时新娘家同样给男方送亲人员装上牛肉、酒、麻花、糖果,同时给男方父母也装一份表示回礼。新娘回家时间不等,少则三五天,多则半年,到时择一吉日由长辈或兄弟1——2人将新娘同陪嫁送往男家。甘孜城乡一般陪嫁以金银手饰、珊瑚项链、现金、衣物和粮食为主,牧区陪嫁以牛马为主。陪嫁一般大于彩礼2-4倍,但也有彩礼大于陪嫁。如男方家为新娘制一整套本地称“扎朵玛”的服饰,少则几万元,多则十几万元。主要以男方经济条件而定。    解放后,婚嫁程序一般都从简,特别是县城群众、干部婚事新办,节俭办喜事的风尚普遍出现,旅游结婚也日趋增多。

 

    甘孜的丧葬分为塔葬、火葬、天葬、水葬、土葬五种葬仪,都有一定的等级界限和仪程规范,并自始至终离不开宗教佛事活动。无论贫富一旦家里死了人,都要请喇嘛念经打卦占卜,左邻右合都都要活佛为死者超度念《送往生》经,以示死者灵魂往净土。

     即刻请人到历算喇嘛处打卦占卜,决定念何经,在何地施行何种葬仪,为死者画何唐卡佛像,需刻什么经文到做什么善事大大小小后事。当天请喇嘛、扎巴,少则三十、五十多则一百、两百人念超度(麦龙)经(示死者随生何处皆不舍弃菩提新的誓愿)。留请2一4名喇嘛住在家里念经超度七七四十九天。在四十九天里酥油灯或清油灯十几盏昼夜通明,用糌粑、茶叶、酥油、糖果等混合焚烧祭鬼,昼夜不断。家人进食时也在死者碗中添上。

    送葬前一天的晚上,先从死者头顶剪下一束头发以及手、脚甲留下,再将尸体用绳捆成胎状形,用一件藏衣包着放入背兜后放置屋里一角落。第二天,全村男人都要去送葬,由一人在前面撒炒焦的青稞花花和细沙子,一亲人捧护牌,一人拿经幡引路,尸体用牛马驮、车运或人背随行于后。  

    出葬时辰一般在黎明前,不鸣枪不放鞭炮,家人也不能放声哭叫,意为让死者安息。施行葬仪中,根据家属意愿有的取下死者头盖骨。葬仪结束后,需念经四十九天中,四十九天每天进行火供仪轨一次,(将各种食品供果在喇嘛念经后放在干牛粪堆上一起烧毁),每七天举行一次大型仪轨,等第三个七天请死者生前崇拜的活佛或格西、安若到家,把从死者身上留下的头发、指甲火供。第四个七天由喇嘛数人将头盖骨火化。与泥土、酥油揉合装模铸成3至5个小泥塔,亲人择日把泥塔放到佛教圣地。49天后亲人按卦意请石匠在石板上刻“唐多”经文。有的把刻有“嘛尼”经文的白石头扔进大河中,本地称之为搭“金桥”(色尚主)。请本村老少吃面皮汤汤,给小孩发糖果等大小施舍。9岁以下的小孩死去一般不需打卦,多为水葬,葬时请1一2名喇嘛念经了事。

    塔葬:只限于活佛、格西、安若以上大喇嘛圆寂,遗体静放7日后,由活佛、格西、安若,数人念“大威德金刚经”沐浴,首先在一大铜锅内倒入牛奶渗上水,放入各种料香净身,然后将遗体用白绸缠身(如要火化将白绸浸泡在酥油汤中再缠身)。

    身披袈裟玉带,头戴五佛冠,脸部遮哈达或红绸盘坐置于寺庙经堂供信教者瞻仰,待3--7天后,用河沙等覆盖风干缩小,再移藏在塔之中,当地称为肉身墓塔。也有火葬后取其舍利、金骨一同装入塔中,永久存放,塔大小不一,其质金、银、木皆有,多视其名望和经济条件而定,同时还塑成半身像或画像。寺庙里都存放有本寺历代活佛的墓塔和塑像。塔葬葬仪由寺庙主持,十分隆重,辖区群众和信仰者都要前去瞻仰献礼。在塔葬过程中,各教派的仪式和所念经文内容有所不同。

    1、火葬。甘孜的火葬者为活佛和大喇嘛。一般火葬者临时择大河边为场地,将尸体骑坐一圆木上用柴枝依次交叉架成井字形至头顶,柴架内填满干草,请几位喇嘛席地施行仪轨。喇嘛念经,后点火正式实施火葬,送葬亲友在旁边念嘛尼经,直至拣取骨灰,在第四个七天后将骨灰和泥铸成的若干泥塔,分别存放在死者生前所信仰的净地,火葬在黎明前完毕。
      活佛、大喇嘛火葬时,需在火葬前:一:天按金刚大威德尺度念经,并用彩色粉沫画好图案线条,  然后用泥土和石头砌成空心塔,塔内横放两根铁棒,遗体由塔背后放入,衣冠端正,盘坐,放在两根铁棒上,塔内装满柏枝细柴等引火物,塔的四周留有孔,由一位从没有受过该活佛或喇嘛生前教诲和讲经的人先引火(不分族别)然后由格西、安若、喇嘛数人按程序边念经边将供果祭物油脂从四周孔中添进直至拣取舍利和金骨。活佛火葬时非常看重塔顶初次冒烟的烟头飘向何方位,因传说烟头所飘方向预示今后灵童将会在该方诞生。

    2、天葬。天葬有专用的场地,一般选在风景秀丽的山坡、谷底或佛教圣地旁。场内有片石砌成的平台,有喇嘛专门施行天葬。尸体裹着衣物由喇嘛数人放在剖尸的平台上,天葬师点燃事先准备好的柏枝和糌粑祭品念诵超度经。当香烟覆盖,骨号鸣响,盘旋在天人的鹰鹫便纷纷向天葬台聚拢停留在剖尸台周围,扑腾着翅膀跳动着。天葬师把裹着尸体的衣物剥去,男仰女伏,脖子用绳子固定在石块上。以免操刀时滑动,天葬师用刀把尸肉割成16个口子分为袈衣状,也有横竖割开的,这时天葬师朝鹰群喊一声,稍许,总有一只近似首领的鹰鹫独自上前啄食几口,其余鹰鹫才敢蜂拥而上争夺啄食直至肉尽骨剩,天葬师使用斧头碎骨,同残存的血肉和糌粑合在一起捏成团再让群鹰鹫吞食。  一般认为鹰鹫将其尸体吞食尽净为上,表明死者在世上积德甚厚,来世光明。倘若食之不净或根本不食尸肉,则认为死者生前作孽太多,罪恶甚重,只好为其念经忏悔,将剩肉残骨就地掩埋或扔进大河。对这种结果,家人会感到十分痛苦甚至觉得在人前很不光彩。天葬结束后,天葬师和其他施葬喇嘛到附近有水流的地方漱口洗脸洗手,再吃点东西,死者家人付给一定的报酬,然后各自回家,带到天葬台的食物都不能带回家去。在当地任何人都不伤害鹰鹫,称为“神鹰”,将之奉为是空行母的化身。

    3、土葬。甘孜县的土葬有3种,一种是3岁以下和未满月的小孩死后父母亲友怜其幼小夭折于心不忍,将其用衣服包裹或木箱装埋。一种是因得了麻风、天花等传染病的尸体只许土葬,意为绝根灭种。另一种是在本地的汉族或与汉族联姻的部分藏族也采用土葬。刀枪致死者有用土葬的,也有水葬的。

    4、水葬。甘孜县普遍实行水葬,一来取其大河长流不息,祈祷家人长年不衰之吉祥意,来取其葬仪简单。施葬前全村男人都要到河边送葬,送葬人在往返路上大声念“嘛尼经”。尸体由牛马驮或人背至河边,死者家人请数位或几十位喇嘛席地念经,将祭品、食物进行火轨仪式,由本村施尸者,将四肢解体用斧砍成若干块扔进大河。解尸和背尸男人们都主动去做,认为此举是行善积德的行为。送葬人全体返回时,未进死者家门前围着火堆转一圈,用净水洗手,然后由一喇嘛念沐浴经,再进入房内,死者家人拿出酥油糌粑、麻花招待、并按人头给现金。无论何种葬仪,人们都必须按打卦的日子时辰准时送葬,人们普遍认为不这样做则会招来厄运和不幸。对念经、打卦、施葬者都要给一定的现金或粮食,多少不定,视其家庭情况而付给。不论谁家有丧事,在四十降天内本村不举办任何娱乐性的活动(指农牧或偏远山区)尤其是家属和亲友不洗头、不辫发,一年不过节日,不穿新衣,不嫁娶、不杀生,以示对死者的悼念。